【愛療癒】從闗係談起.....

By Sunya

香光森林2015年歲末活動的主題是「關係」。我應邀要交出一篇文稿。老實說,對於「關係」我完全沒有一點頭緒。 但是,奇妙的是,我一直想起小學時候的往事,很久以前的事了。一件件一直跑出來。那段生命歷程,對我來說,並沒造成什麼創傷。我開始時不太理解,為什麼會突然想起這些陳年往事。

往事歷歷在目。我突然驚覺⋯⋯,我小時候⋯⋯被霸凌了⋯⋯吧??
我想,這就是我要分享的「關係」了。

霸凌,是現在很嚴重的問題耶,在我小時候,也曾經歷過一段時間。這樣講有沒有太扯,被霸凌都過了那麼久,還沒反應啊,還不知道自己被霸凌啊。寫到這裡,我想一般人都會認為,應該不是很嚴重吧⋯⋯。嗯⋯⋯,以我的情況來說,我覺得當時霸凌我的人們(很多人喔),的確也不是那麼罪大惡極。有的是因為嫉妒吧、有的是因為好玩,有的就是跟著別人那樣做⋯⋯而已。就來說說,當年的事情吧。

我小學唸了三所學校,第一所在台北市的木柵區。第二所是在新北市汐止區的五堵地方(小學名稱就不寫了)。三年級的時候,我們一家從木柵搬到五堵,所以我便轉學到五堵的小學。五堵是個偏僻的鄉下地方,和台北市真的很不一樣。學校小小的,班級很少,設備也是偏鄉小學的樣子。汐止很潮濕,教室的牆壁會有雨水流下來,長青苔,還有小植物(室內喔)。這就是我的故事的主要場景。

我的同學,應該是對「台北來的小孩」很感興趣,所以剛開始時是對我問東問西。記得剛搬過去的時後,同學就常常會說些奇怪的話,詳細我不太記得,就是罵人的話,還有台語的髒話之類的。然後呢,我穿無袖的洋裝,班上同學就一直指著我說妓女。

男同學們,為了吸引我的注意吧,就是會有一群人,在下課的時候,弄我頭髮、追打我、拿筆或其他用具戳我或丟我。放學時,一群男同學,拿著樹枝,像圍著刺客那樣,把我團團圍住,輪流刮我的小腿(穿學生裙,露小腿)。

在經過一次考試之後,更是變本加厲。原本第一名的同學,從此變成了第二名,那位同學對我真是沒一時的客氣。返校日時教室打掃,那同學的哥哥到學校為他報仇。把我一個人關在教室裡面,他哥哥就騎著腳踏車追撞我。而同學間還流傳說,我以前在台北唸過三年級了,因為被留級,所以才轉學的(據說是考第一名的原因)。

有一次我在走廊上跑,隔壁班同學故意伸出腳來把我絆倒,我的鼻子和嘴唇受傷,一兩個月才好。也曾經有我不認識的人,從後面拍我一下,我一回頭,他便拿一塊大石頭往我臉上砸。還好他打得不是太大力,所以只是眉角有點擦傷。我們班上,有一位女同學,是很單純的人,我當時比較喜歡和她來往,也曾被同學說話離間。過年時,在校外遇到同學,那男同學還拿鞭炮丟我的褲腳⋯⋯。這些真的是可以用「罄竹難書」來形容了吧。

我想,我的境遇,也不算是最糟的。畢竟也沒有動刀動槍,還是濺血之類的。但是,放在現在,大部分的小孩,應該都受不了吧。很多人連話語都過不去了,更不用說是動手動腳的事。

我一開始被欺負的時後,當然,都是先跟媽媽說。但是我家媽媽,是那種,會先罵自己人的人。她說:「你沒怎樣,人家會欺負你?一定是你做什麼事才這樣⋯⋯。」所以,跟媽媽說是「多被罵而已」,完全沒有任何作用。媽媽說了,有事要跟老師講,不可以自己處理。所以,我被欺負,我就馬上跟老師報告。但是,我被欺負太頻繁了,我也就是一直「報告老師講」。老師是會處罰同學啦,但是欺負事件並沒有停止。

直到一次家庭訪問。我聽到老師說:「這孩子是挺優秀也挺乖的,就是太嬌了⋯⋯」。我聽了頓時一驚,「什麼⋯⋯,我太嬌了⋯⋯我每天被人欺負,跟老師報告,結果⋯⋯老師竟然說我太嬌了。」「明明就是媽媽說要跟老師講,不可以自己處理的啊⋯⋯。」

一把熊熊烈火,轟了上來(有看過Line熊熊那張圖片吧)。我立馬發誓,以後不跟老師說了,我自己解決。

所以,從此以後,我就是和男生打架。有人追我,我就追他。有人打我,我就擋他。要互打,就跟他打。有人離間我,我就追根究柢,追出話是誰說的。對於說閒話的呢?我就告訴自己說:「嘴巴長在他臉上,他要說什麼,我也沒有辦法。」就不管他。這樣經過一學期吧,沒有人再欺負我了。那時我小學三年級。算勇敢嗎?

我原本就是天性樂觀又有正義感的人,如果不是接到指令,不可以自己處理。我早就處理了,還能發生那麼多事嗎。當我被欺負時,我知道,那並不是我的問題,所以我沒有一點自責或是質疑。當同學亂說話時,我也沒有一直問「為什麼」,理由是,他愛說什麼是他的自由意志,我又不能控制他,所以就只能「不理他」。

而關於我媽媽對我的質疑:「一定是你做了什麼,所以同學才會這樣⋯⋯」。
從台北轉到鄉下,不是我的錯。
考第一名,不是我的錯。
同學有好奇心,不是我的錯。
同學愛挑撥離間,不是我的錯。
同學沒有口德,罵人講髒話,都不是我的錯。
但是他們就是這樣對我。我的媽媽不可靠,老師不可靠,我只能靠自己。我原本也不是好戰人士,所以並沒有什麼復仇計畫,就是採取了不得已的正面迎敵策略。

前幾天,看到電影版的多啦A夢(很想寫小叮噹)。多啦A夢問大雄:「你可以勇敢的面對技安嗎?」。我想, 重點就是「勇敢面對」。對於任何問題,都只能「勇敢面對」。能面對,才能處理,才能解決,才會過去。

近幾年,研究療癒課題,深深感受到,唯有自己可以救自己。也更能體會,菩薩救世隨順因緣的道理。一個人,如果不能面對,不能處理自己的問題,也沒有任何人可以真的幫助他。

「勇敢面對」,是我給予關係課題的建議至於方法呢?各有巧妙,就要Case by case啦。正面迎敵,不見得是最恰當的作法,要看看所處的環境,再做評估。

勇敢的正視課題,確實是不二法門啊。

香光森林電子信箱:reikiforest@gmail.com , 香光森林連絡電話:02-27495217 , IRIS手機:0927-660011

© 2016 香光森林 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Made with by Odd Themes Published By Gooyaabi Templat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