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小瑛和小咪的生命歷程(三)

 還沒做靈氣治療前的這段期間,小咪消瘦的很嚴重,從原本的六公斤,一下子變成五公斤。
 
    打抗生素針的地方,小咪痛的哇哇叫,不讓我碰。在一星期後,小咪打抗生素的屁股出現了一片五十元硬幣大小的傷口,迅速變成一層薄薄的硬塊。
    沒多久,小咪的尾巴又突然冒出一個化膿的傷口,醫生把膿清乾淨後的幾天,小咪的尾巴突然腫脹起來!幾天後,腫脹的地方突然有一小傷口,我想用棉花棒清除傷 口,結果傷口突然噴出膿血,噴的我一整手!那腫脹如小氣球的膿包不斷噴出黃色的膿和血水,我擦到第五層紗布才稍稍止住。


     隔天,我帶小咪到醫院去檢查,醫生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造成的,除了抹碘酒外,無計可施。醫生在此時,卻建議我做第四次的化療。醫生說他想換更毒更強的藥劑,因為「小咪是他第一次看到能撐過這麼多療程的貓,所以他想再試試其他的藥!」
    我搖頭。
    我對醫生說:「我跟小咪商量過了,第三次的化療,讓小咪受到很大的痛苦,受到骨頭都出來了!情緒也很低落。我不想讓小咪再做第四次!」
醫生沒再勸說,只是希望我觀察、考慮看看。

11/18小咪第一做靈氣治療。    宥儀一觸摸到小咪,眼睛就濕了。宥儀告訴我:「小咪承受好大的痛苦!」
我當下所有今年帶小咪出入醫院,強迫小咪開刀、接受化療的片段全部湧上!原來這段期間小咪不理我,不是因為他不再愛我了,而是他痛到沒力氣了!
宥儀突然轉頭看著我說:「小咪最擔心你!他心輪這邊很痛,一直擔心著你!」


 以前我常炫耀地跟朋友說,我家的小咪會來催我睡覺。只要我一熬夜,小 咪也會跟著整夜半睡半醒地不肯睡,直到我睡到被子裡,小咪才會安心睡覺。只要我一哭,小咪就會不知所措坐在我附近,痴痴望著我,甚至故意跟阿咪吵架打鬧, 等我去喝止他們時,小咪就鑽在我懷裡咕嚕嚕地撒嬌,好像在跟我說:「媽媽你別哭了,我不乖,你打我,你別哭了、、、、」 

小咪這些的貼心和對我的愛,竟然成為他身心靈極大的負擔、、、、、
我只能對小咪說:「對不起、、我沒把自己照顧好,讓你擔心了、、、、」

(怕小咪抗拒,一開始先隔著籠子做靈氣療癒)
(靈氣接力可以讓宇宙生命能量流竄更有效力)
   第一次的靈氣治療。宥儀還找來Fish和Allen來幫忙。
    小咪本來對於別人的手放在他身上很抗拒,可是小咪的身體實在太虛弱,所以,當Fish的手直接貼住小咪的心輪沒多久後,小咪竟然全身軟趴趴,頭一歪,在我懷裡睡著了!
    治療完畢時,小咪恍如大夢初醒地大大吐了一口氣。眼皮卻重的睜不開,我將小咪裹在大浴巾裡,小咪幾乎當場睡著!
我跟宥儀說:「我第一次看到小咪在外面如此放鬆,而且還在別人的手裡睡著!」

    小咪回到家昏睡到連尾巴都不會動!全身放鬆到幾乎沒力氣的樣子!
     靈氣治療後的隔天,我輕輕摸著小咪問他感覺怎樣? 小咪突然抬起頭來,眼睛亮亮溫柔地望著我,肚子裡開始發出咕嚕嚕的撒嬌聲音!
      天啊!從第三次化療之後,已經一個半月,這是小咪第一次跟我撒嬌!而且還把肚子裡的小馬達催的好響亮!
 
(靈氣療癒後,小咪回家就睡到不行)
 
(為防止小咪去撓頸部的腫瘤,貓小瑛換了新領巾,
小咪顯然很開心,對著鏡頭笑)
    之後,每一星期,宥儀、Fish、Allen都幫小咪做靈氣治療。
Fish和Allen還來我家幫我做空間的能量淨化,希望對我和小咪的身體都有很大的提升助益。 

香光森林電子信箱:reikiforest@gmail.com , 香光森林連絡電話:02-27495217 , IRIS手機:0927-660011

© 2016 香光森林 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Made with by Odd Themes Published By Gooyaabi Templat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