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初回溯

  開始幫人家進行回溯療癒後,很多人都會問我:「當初為何想要回溯?」說起來我第一次回溯的動機,只是因為一個疑問加上一個念頭。
釵 h人會想做回溯,多半是因為跟人的關係難解,或者身體上的病痛,或者莫名的情緒等等之類的問題,但我都不是。雖然我知道在靈氣上課的教室,我的靈氣老師和 回溯老師都有在幫人做回溯溝通,不過我那時候太專心於靈氣課程的學習,並沒有對這部分的療癒想太多,只是聽過老師和幾位回溯過的同學分享而已。
 
真正起心動念,是在karuna靈氣課程開始的時候。當時我在想,我為何會這樣學下去,我還想學到師資班,是因為即將四十歲了?還是生命要轉個彎,得做不同的事情了?但是我為何要轉彎?為何要轉到療癒的道路上?
於是,我去找我的老師,請他幫我做回溯溝通,看看能否解這些疑惑。
 
 
  回溯師先帶領我放鬆,想像自己在一個大草原,然後我很容易地進入回溯的旅程。(每個人可以回溯的程度不同,有人快,有人慢,與放鬆的程度和體質有關。)

古老埃及的貴族
   我首先看到我是一個穿著繡邊白色短衣的年輕男人,腳上穿著涼鞋,短髮,髮色很黑,回溯師問我當時的時空,我直覺地就回答「埃及!」我那時的名字叫Anu。 Anu是個可以讀書的貴族,住在大房子裡,但屋外卻滿是鬧乾旱、生活困苦的民眾。Anu那一世中最痛苦的事情,是弟弟肚子不知道長了什麼東西,Anu怎樣 都無法救活他,只能眼睜睜看他死去,也因此,Anu發憤圖強地研究,想要瞭解更多的病痛,找到解決的方式。(後來,我在另外一次回溯中,發現Anu的弟弟 是我今生的父親,這又是另外的環節了,以後再敘。)
 
肯定是東方但不知哪一國的神宮使女
    接著,回溯師請我移動時間點,去看看不同時空的我。這次我來到一個很高大的神宮,我是在裡面做事的使女之一,名字叫做青。青除了和一群同樣身份的女孩在神 宮裡面嬉鬧、工作外,還有一樣特殊才能,就是很會培植藥草,會用藥草治病。回溯師問青說這能力是不是與我今生學芳療有關,青回答說:「不僅僅芳療而已,應 該是草本或者本草之類的,可以治病,可以療癒人。」回溯師問我我想不想把這個能力帶回今生?我當然想。於是,回溯師讓我帶回了這個能力。
 
開著紫色花蕾的小植物
    因為我問的是對自己未來的疑惑,不像問疾病、問關係等的,有脈絡可循。所以,回溯師問我:「想不想知道自己到地球上的第一世是什麼?」我確實也很好奇。
經過回溯引導,我看到自己是一株長在森林中的小小植物,開著紫色的花朵,旁邊有一棵又高又大的樹,我感覺那棵樹很照顧我,回溯師請我融入那棵樹,看看我認不認識它,我發現原來那樹是我今生的媽媽,我們兩個很親密,很融洽,在那時如此,在現世也是如此。
 
琉璃光淨土的飛天伎樂
    後來,我想去看看我在來到地球前,是待在哪個地方?回溯師引領我向上,我感覺我到了很高很高的雲之上,回望自己是一個女相男身的古裝人,斜襟披著衣帶,飛 舞在天,旁邊有很多和我一樣裝扮的人,我們一起在這雲之上奏樂,用心唱歌,我們的任務就是要讓世界充滿愛的聲音並快樂。回溯師問我這雲之上是什麼地方,我 直覺地就答:「流璃光淨土!」回溯師請我去看看這境地的主人是誰,我找了找,發現了一尊十分高大,體色透著青藍色的佛,但是佛沒有告訴我他的名號。(後 來,我想起了在日本京都平等院鳳翔館看過的雲中供養菩薩眾相)
 
大印地安部落中的敘事長老
    想做回溯還有一個小小的動機沒有說,就是我一直覺得我跟我靈氣老師的緣分很奇妙,她很年輕,但我卻覺得他年輕的外表下有一個老靈魂,而且覺得我們肯定在哪裡見過。所以回溯師(就是我的靈氣老師)問我要不要去看看我們倆的關係。
結 果,我看到我是一個很古老又很大的印地安部落中,一個中年男長老,很滄桑好像走過很多地方,然後回到部落內,坐在地上講故事給部落裡的人聽,在長老周圍圍 了很多人,尤其是小孩子,其中正前方蹲著一個小孩子,眼睛睜得又大又亮,以充滿了好奇與「想知道更多更多」的眼神盯著長老聽他說故事,那孩子就是我的老 師。
    後來,過了好多年,長老不知何故,被放逐在部落外森林邊緣的懸崖處,孤單一人,那孩子已經長大成一位黝黑、英挺的勇士,穿越過森林來到崖邊,將長老帶回了部落。長老最後是老死在部落裡,一直到死前都不斷地把見聞說給下一代下下一代的人聽,死時十分安詳平靜。
 
   在這之後,我還處理了今生的一些習性的問題。(記錄在「不好看的魔咒」中)。這次的回溯算是時間長的,足足有三個小時,算是老師優惠我吧!
 
    回溯結束之前,回溯師問我這次回溯的收穫,我覺得是對於先前我的疑惑,有了「篤定」的心態。我的老師笑說:「妳怎麼好幾世不是跟藥有關,就是在療癒人?」 而且都還是很自然醫學範疇內而不是正統醫學,這我也覺得很奇妙。但我還問:「那為何我今生不是更早一點就開始?而是在作了這麼多年的傳播工作之後?」雖然 我的傳播生涯中有十年左右都跟健康生活有關。老師說:「等於在做準備吧!」
 
   當時我雖然也疑惑:我看到的景象究竟是我想像還是確有其事?後來仔細推想,我覺得很真實。就算這是一個心理療癒的過程,也確實讓我對於自己想做該做的事情,有了不同的體會。
    於是,我開始學習回溯,也因為回溯有了更多更深的體悟與轉變。
 

香光森林電子信箱:reikiforest@gmail.com , 香光森林連絡電話:02-27495217 , IRIS手機:0927-660011

© 2016 香光森林 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Made with by Odd Themes Published By Gooyaabi Templates